魏政委等人在证言中表示,虚增面积结算工程款原因有二,“一方面农民要的钱多;另一方面是高新区监管各环节的缺失。”

而被告人鲁良栋的供述称,他发现拆迁面积从110万平方米到241万平方米时,他要求管办认真核对面积后形成汇总表给他,管办审核后给他提供了七个村的面积汇总表和前三个村的验收单,他还向高新管委会主任赵红专做了汇报,赵红专问他面积怎么来的,他说李某讲按每户评估表相加得来的,后来在三星项目例会上赵红专主任含沙射影地批评了他,意思有些领导签字慢,农民上访影响项目进展,会后赵红专明确跟他说李某讲了这个面积是按照每一户评估面积相加的,符合管委会规定,在这种情况下,他才在付款申请上签了字。